總瀏覽量

2011年4月29日 星期五

香港印象II:言功與謝恩




我喜歡旅行,可是,我對於家也有無比的迷戀和牽掛,因此,每次出國,都是來去匆匆,這次到香港也是如此。不過,短短的八天,也讓我對於香港有了更深刻的印象:一朵巨大但欠缺香味的人造玫瑰,令人驚嘆!。



根據道教的科儀,道士步罡踏斗、上天朝真之後,必須「言功」謝恩,因此,我必須交代此行的恩人和貴人。



此次邀我訪問的單位是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主任是鄭培凱教授(即詩人程步奎)。他是我台灣大學的學長,算是舊識,首度見面是在19901991年,地點在紐約,還一起喝過咖啡。其後,幾乎每一年過年時都會收到他以詩作製成的賀年卡,都可以讀到他生命的起伏和靈魂的呼吸。這次訪問城大,蒙他邀請、賜宴,無限感謝。其次,必須感謝城大的屈大成博士、黎小杏小姐聯繫、安排此次訪問;感謝范家偉博士在百忙中還迎來送往、導覽校園,並以晚宴款待;感謝圖書館景祥祜館長兩度賜宴、助理館長張曉寧小姐導覽圖書館;感謝中國文化中心助理主任馬家輝博士(與鄭培凱教授)在香港電台(RTHK)〈文化超現代〉節目的訪談。此外,還必須感謝王章偉博士帶我和內人上「太平山」看香港景色,雖然因故半途折返,但在金鐘商城的下午茶已彌足珍貴。

2011/4/29/寫於南港

香港印象II之11:籠中鳥?





在香港的最後一天,我到深水埗和長沙灣一帶走了一圈,主要是想看李鄭屋漢墓博物館。這和我正在進行的檳榔文化史研究有關,因為漢人認識、接受檳榔便是從東漢的交、廣一帶開始,而香港竟然也有漢代墓葬出土,真希望墓中有和檳榔相關的遺物。可惜的是,當天竟然是他們的休館日,我只能在館外看看漢墓的外觀,到鄰近的仿漢公園走走,觀賞當地居民掛在樹枝上的籠中鳥。



看到籠中鳥,我不由想起香港和台灣的命運,同樣是為被十九世紀衰弱的母國割棄的邊陲之地,被十九、二十世紀東、西方強權爭奪、蹂躪的殖民地,被二十世紀強大起來的「祖國」(也是鄰國)亟欲「收回」的標的,同樣是島國的格局,即使想要奮足奔騰,展翅高飛,外在的障礙與阻隔,內部的限制與束縛,總是很難突破。看來,只能以「潛龍」自居了。

2011/4/29/寫於南港


香港印象II之10:從「城市大學」到「又一城」




這次的香港之行,是應香港「城市大學」的邀約。抵達之後,赫然發現大學竟緊鄰著超大的購物中心「又一城」,雙方只隔著一條馬路,城大校門口的麒麟每天都盯著「又一城」的招牌看。該校的師生和訪客如果要搭地鐵,最便捷的路竟然是經由一個廊道穿過商場。而在「又一城」中,吃喝玩樂應有盡有,有電影院、咖啡廳、餐廳、精品店、珠寶店、服飾店、生活用品店、書店、銀行等,甚至還有溜冰場。

假如大學是靈性、聖潔與精神文化的殿堂,那麼,商場可以說是慾望、凡俗和物質文化的領域,而在此地,兩者不僅可以並存,還緊密相連。假如我是城大的領導,我一定傾全力發展與商品、貿易、廣告、消費、娛樂相關的研究與教學。畢竟,「當下」才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所在,才是我們無可逃避的功課。


2011/4/28/寫於南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