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11月4日 星期四

波動是海浪的宿命(2006/4/28,蘇花公路,清水斷崖)

(2006/4/28,蘇花公路,清水斷崖)

    對我來說,2006年可以說是充斥著動盪與不安。我同時接了教育部和國科會所委託的三個大型計畫,外加一個自己申請的研究計畫,雖然有同仁幫忙,但我還必須教書、編書、編《新史學》、寫論文、審查各式各樣的論文、計畫案和人事案。更不幸的是,南部雙親長期臥病在床,屢屢進出醫院,工作之餘,我還必須南北奔波。而父親在5月往生之後,家族與親友之中連喪數人,大半年的時間裡,不斷的在殯儀館和告別式中出入。
    哀傷與工作壓力也迫使我不得不就醫檢查自己的健康,並開始定期服藥。不過,我相信,這是我的宿命,我不拒不怨。而且,我總相信,這一切的忙亂都會逐漸平靜下來,就像大海,也有無風無浪的時候。而在忙亂之中,我總會不斷尋找喘息的機會,讓自己還能反思所作所為,記錄當下的活動,策劃嶄新的未來。
        圖片中的清水斷崖,便是我前往花蓮主持「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人才培育計畫」的研習營之後,在返回台北的途中,刻意停下所拍攝的。那一天,在東華大學任教的陳元朋剛好要回台北,權充我的司機,一路上我說停就停,讓我隨興的拍了不少東海岸的景觀,這也是百忙之中的一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