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定義夏天


2019/5/15/中研院學人宿舍/金絲梅)



摘除吧!不過是一朵黃色小花
不!你說
那是夏天的魂魄

那是孤獨而耀眼的戰士
持誦金光明的咒語
能除一切黑

還是摘除吧!不過是一季的壽命
不!你說
那是不朽的黃金

2019/5/16/寫於南港寓所


定義景觀




2019/5/13/外澳/龜山島)

那是仙山還是海島?
那是白雲還是蒼狗?
這是照相還是止觀?

附記:2019513日,老友曹銘宗開車載我和翁佳音學長到宜蘭頭城,宣稱三個風格迥異的歷史研究者要去那邊開展深度的心靈對話。但第一站是「伍參港海廚料理」,先享受美食,祭祀五臟神,充足營衛。飯後,在餐廳後方的長堤散步,遠眺龜山島,並讓腸胃充分運轉,化物質為精神。然後,驅車前往附近山腰的「金車城堡咖啡館」,喝下午茶,高談闊論臺灣史學研究的舊事與新聞,月旦不同世代的史家與新生一代的學生。在人聲吵雜的咖啡館中,這樣的談論,還真勞神費力。於是,捨人世而就自然,登高四望,看山看海,不亦樂乎!然而,傍晚時分,當我們要離開時,突然看到龜山島上的白雲逐漸聚形,終成蒼狗狀!儼然在吟誦唐代杜甫的『可嘆詩』。想想,我們三人相識大概也有一、二十年了,這竟是我們首度一起出遊!而我們也都由盛壯直奔衰老之齡,還有沒有下一次的聚首,真是難以預料。世事就如景觀,隨時變改,史家也只能止觀、紀錄,或是說點「故事」。
2019514日寫於南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