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定義藍色





[2019-4-17-基隆_望幽谷、潮境公園_海洋]

不是伊斯蘭教的土耳其藍
不是歐洲貴族的藍色血液
是台灣的日常憂鬱

2019428日,寫於南港寓所。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定義島嶼








這座島嶼被憂鬱包圍
不能選擇築巢的鳥類
不能管制來去的人類

船只是經過
雲只是飄過
眼睛只是慾望

這座島嶼被歷史蹂躪
名字不斷修改
旗幟經常改變

浪只是拍打
魚只是游泳
注目只是貪婪




附記:2019417日,老友知道我因口腔黏膜潰瘍而難以進食,特地蒸了幾條紫心蕃薯,帶給我當午餐。餐後,看戶外陽光頗好,老友便問我有沒有想去什麼地方走走,我突然動了念,想起大一、大二時(1978-1979)常去基隆的「望幽谷」(忘憂谷),便請他帶我到四十年前的舊遊之地,遠眺基隆嶼,算是回味,也是憑弔逝去的青春。後來也到附近新闢的「潮境公園」,看到以「掃帚」為主題的裝置藝術,想起行政院長蘇貞昌要拿「掃帚」和中國的「人民解放軍」決鬥的談話,不禁莞爾!台灣東北角曾經是西班牙人和日本人「登陸」之地,未來,若中國選擇武力攻台,此地仍將是可能的主要登陸戰場。希望蘇院長的話不會「一語成讖」!天佑台灣!

2019427日,農曆三月二十三日,媽祖聖誕,寫於南港。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母親



[2019/4/10/中研院胡適紀念館/梔子花]

[2019/4/22/南港寓所/梔子花]

[2019/4/24/南港寓所/梔子花]


梔子花開了
蒼白中帶一點溫暖的黃
香氣幽遠又帶一點甜蜜

而阿娘彷彿在這個時刻回來了

在五燭光的燈泡下縫補父親的白襯衫
在晨光中煎黃荷包蛋和虱目魚
在黃昏裡拔除我人生的第一莖白髮

瞬間
白色的千隻紙鶴
黃色的千萬紙錢
都在我的夢裡飛舞
都在我醒來時墜落

而一隻白粉蝶悄悄停落
在我臥室的落地窗上
在我飽含淚水的眼珠上


附記:
2019/4/10,經過中研院胡適紀念館時,突然聞到一股幽香,走進一看,原來是牆角的梔子花(玉堂春)開了,忍不住蹲下去嗅了幾口,香甜的味道立刻讓我想起母親,我也不知為什麼,因她生平似乎不曾戴過花。
2019/4/20
,穀雨之日,我請姪女開車帶我到「臺北花木批發市場」(興隆花市),原本是想買一盆「垂枝茉莉」、幾株蘭花,外加一些水林的57號蕃薯(回家烤地瓜)。到了現場,沒找到垂枝茉莉,卻看見好幾盆盛開的梔子花和玉蘭花,那股香味立刻又讓我想起母親,以及好幾位照料過我的女性長輩,其中一位其實就住在興隆花市旁的巷子裡。那是一位老太太,我在台北讀書期間,高二、高三、大一、大二都住在他們家,算是房東,但她疼我一如自己孫子。在花市,我四十多年前的記憶突然被喚醒。因此,當天我便買了一盆梔子花和一盆玉蘭花回家。
2019/4/21
,早上,趁著有一點陽光,身體也沒前幾日那麼疲倦,便到陽台整理盆栽,幫幾盆蘭花分株、移盆,幫觀音蓮加水、施肥,幫剛發芽的木玫瑰架設攀爬的細枝。當然,也順便嗅一嗅梔子花的香味。而就在我身體離開盆花、站立起來之後,突然看到一隻翅膀淡黃的白粉蝶在那一盆梔子花上飛舞,過了一陣子才飛離我十五樓高的陽台。剎那間,我眼淚便掉個不停,彷彿落雨似的。我想,母親是回來了,蹹還是捨不得我這個不孝子,又回來看顧了一下。
2019/4/21,西洋復活節,寫於南港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