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香港印象II之6:反差與錯愕


我曾經在港島的金鐘、銅鑼灣一帶走了一圈,也曾在九龍沿著彌敦道由南往北,走過尖沙咀、油麻地、旺角一帶,還走過九龍北部的九龍塘、長沙灣等區域。而在閒逛的過程中,我逐漸有一種錯愕的感覺。


















在新穎、鮮麗、高聳的建築群落之間,不時可以看到老舊、殘破、陳腐的房子。商店櫥櫃與仕女身上有著全世界最昂貴、最多樣的香水,但街頭巷尾不明的惡臭也會不時湧出。穿著光鮮亮麗的人潮停步在「時代廣場」,看著SONY巨型的戶外顯示器播放柬埔寨孩童「一日也吃不到三餐」的新聞,而裙襬飛揚的高跟鞋女孩在地鐵金鐘站的廣告看板上誘引慾望,SWAROVSKI的水晶則通透店裡和店外。



在此,末代皇帝溥儀成為眼鏡品牌的代言人,芬蘭浴、桑拿、水療、沐足、針灸、推拿都在促銷美容與健康,無論窮人還是富人,都是顧客。而中文、英文、法文、日文就這樣融洽的在招牌上共榮。



大家似乎不擔心世界貿易中心的大門會打不開,因為,香港不僅有紅底白字的「押」(當鋪),甚至還有「借錢街」。大家「沒在怕」!


2011/4/15/寫於南港

香港印象II之5:東方紅與麥當勞










英國人統治了香港一百多年,現在看來,留下的痕跡似乎不夠多。1997年英國將這顆東方明珠還給中國,到現在才十多年,街頭已不僅僅是遍插五星旗,人民幣找換而已。東方紅」的招牌愈來愈耀眼,不時與麥當勞爭勝,連台灣牛肉麵也有一席之地。香港似乎又成了「中華」之邦了。但港幣仍然和美元掛鉤,實施聯繫匯率制度,連培育社會菁英的大學制度,最近也全盤仿照美國。所謂的「香港精神」或「香港識別」,恐怕無法用大新人壽垂掛在大樓外的標語「做好」這兩個字可以代表。反倒是專賣珠寶的「周大福」和發揚國粹的「雀戰」,或許可以代言。


2011/4/15/寫於南港

香港印象II之4:亞熱帶風情















香港的生態環境和台灣很像,都有亞熱帶的風情。有相思、合歡、風鈴木;有黃槿、木麻黃、印度黃檀;有木棉和洋紫荊,也有杜鵑、九重葛和野牡丹。只是在城市中心看不到台灣易見的台灣樟樹和欒樹。而港島維多利亞公園的野鴿子,也一如台北二二八公園的野鴿子,自由自在。


2011/4/15/寫於南港





2011/4/15/寫於南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