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定義秋雨(聽雨憶亡妻)


不是渭城的朝雨
不是巴山的夜雨
而是台北的秋雨
沒有送別的離愁
沒有等待的思念
只有不寐的雨聲
從少年、壯年到老年
從歌樓、客舟到僧廬
聽雨依舊是寂寥的琴弦
而你遺留的碎花小摺傘
依舊殘留雨和淚的痕跡
依舊收斂我們的青春和愛情
2018/10/10寒露之後二日寫於南港

定義黃鐘



黃鐘不曾毀棄
只是化為花木
在市井自由的開落


2018/10/8/南港宿舍

定義晨光


(2018/9/30/南港中研院學人宿舍頂樓所見朝陽)

陽光是武士的刀
割破夜的黑網
明亮了天下
鳥啼是清晨的戰歌
喚醒沉睡的靈魂
奮起了蒼生

2018/10/1/寫於南港寓所

點滴:病中雜感之三



夜裡的總統府

燈火依舊輝煌

抗議的憤怒和喧囂

阻截的蛇龍和拒馬
暫時都隱了形


我扶著自己的點滴架

靜靜的觀看

竟想起君心與民意的交鋒
想起殖民與被殖民

外來與本土
男性與女性的輪替

想起「足食、足兵、民信而已」的古訓

也許,我們要的

只是一點點溫飽與平安
只是一瓶慈悲的續命水



2018/9/21寫於台大醫院病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