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傷痕:病中雜感之一




遠方的雞啼了
台北城就要天明
而我的黑夜還在麻醉中

束帶綑綁了創痕
拘束了肢體和意志
痛苦卻隨意奔走

想想,這也是一種生活
在進食與排洩之間
在睡夢與醒覺之間
在痛與不痛之間
日夜不斷交替
情緒與血壓跌宕起伏

而我竟然還盼望,還想像
能聽到遠方的雞啼
台北城的光明
2018/9/19術後二週,寫於台大醫院病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