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聽(春分雜想)


屢投不進的球
在籃板與地板上蹦蹦跳跳
爭奪少年此起彼落的叫囂

車潮是不回頭的浪
串流的音樂檔
在車廂播放昔日的青春搖滾

斷索的錨是海洋深沉的嘆息
船長用LINE聯繫不回的妻
以及保險公司的專員

野狗在垃圾堆裡爭食,吠叫
流浪的天性,自由的口號
詩人和政客一樣平庸,邪惡

我於是撕去春分的日曆
盤坐在客廳,靜聽
外面的風聲,遠方的耳語

2016/3/20春分之日,寫於汐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