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其實,我們一直在流浪

你說,漂泊是一生
唯一的回憶

從南京到南港
邊陲突然變中央
從北投到北京
敵邦逐漸成祖國
從八里到峇里
異鄉彷彿在故里

你說,要在陌生中找熟悉
一如春天找尋櫻花的開落
從陽明山到雞龍山
都有大和的姿影
從上野公園到波多馬克河畔
都有昭和的風味

一如你旅邸中的女人
暗夜的香水
在白色的臉上,甜美
在黑色的腋下,迷醉
在黃色的耳後,芬芳
到了黎明
都只散發資本主義的氣息

一如你的欲望,不必翻譯
無論到香港還是珍珠港
金山還是舊金山
都是隨身的物件
不能查扣的違禁品

你說,不必計較
不過是個男人的名字
桃園蔣介石,紐約甘迺迪
巴黎戴高樂,雅加達蘇卡諾
只是起起落落的機場
只是來來去去的過客

其實,我們一直在流浪
一如傳統的女人,從父從夫又從子
一如現代的男人,上課上班又上床
不過是改個領導
換個牢房

其實,我們一直是囚徒
天地君親師,四維與八德
貪嗔癡慢疑,七情與六欲
我們走不出孔夫子的廟堂
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其實,這沒什麼道理
相思樹下沒有相思
鳳凰樹上沒有鳳凰
春秋經裡有四季
山海經中有平原

你說,旅行是一生
所有的回憶